正常人。

【策约】Seven days.

注: 现代AU。一点点死亡描写,梗自美国作家劳伦《忽然七日》,很好的书。
有点叛逆,不懂爱的玄策。
ooc是我的。

one day.

  天空,在眼中总是浅蓝色,混合着奶白的云朵,干净又美好。可此时如鲜血暗红,可能又是属于哥哥眼眸的红,和我血脉相连的红色。

可惜都不知道我是否还能见到那个人了。

  在强烈白炽灯照耀下,忽然一片灰暗,百里玄策意识到在不停的坠落,上方黑鸦飞舞缭绕死亡之声,它们在括燥不停的乱叫,扰人心烦,想举起手臂却颇感无力疲倦,闭上眼睛的眩晕感。

  ...忽然的疼痛,让他想起之前的事情,那忽如其来的车祸,朋友在耳边的呼喊,或许有警笛的声音——旁边蛋糕店的甜腻香味,血泊中发梢的黏腻感觉以及血的腥气味道。说实在那种感觉实在不算是好。

   可他并没有见到思念的人,柔软银发中染上一抹张狂的红,温暖的目光与话语,灵巧却冰凉的手,淡红的唇间....。

  人们说,死亡到来的时候,你的一生都会闪现在你的面前,可这一切没有发生在百里玄策身上,他只想到了一个人。

  视线不断模糊。只想起往日。

他闭上眼睛使意识回流。

  晨曦的一抹阳光从厚重窗帘中透出,只有微小的光线照耀灰尘都闪闪发亮,食物的香气漫入屋子,百里玄策睡眼惺忪睁开双眸迎接这平凡或许一如往常的一天,厨房中做饭的人,时钟滴答的转动,手机嗡鸣震动煽动着呼吸灯。他厌烦极了这一切,并不惊喜,没有新奇的东西。

  “我到底怎么才能忍受这一切的?!”百里玄策不禁嘀咕着不知多少次这样询问自己,又沉默不语坐到桌前,忽略那人眼神,食之无味于是胡乱咬入两口便弃于一边。抓起书包开门向外走去。门开约三分之二,而身后那人才恰好开口。

   “玄策,早些回来。”他依旧保持着微笑,可百里玄策看出他平静下的慌张,无意义的关心,对于孩子的,对于弟弟的冷漠可笑的难过。

  百里玄策冷哼一声,散懒回个鼻音,用房门把那难看眼神阻断在房内,他沿小路走过,和同学露出在家中没有的笑意,在无聊的课堂捉弄老师,和朋友在无人小巷点燃香烟,任凭烟起进入肺部变为烟圈吐出。
他的生活规律随着并不明朗的烟雾消散,百里玄策觉得无聊的一天又走到了终点。

  直到一道白光打过,他生命中的一切就此停止。又重归于黑暗。

  可百里玄策想起他什么都没做过,甚至没对那个人说过....

如果再有这样一天....我。

可惜只剩一片嗡鸣。

TBC.

评论(6)

热度(14)